穿回衣服的兔女郎怎么继续为《花花公子》吸引读者

日期:2020-10-06 06:37:31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兔女郎穿回衣服,杂志排版全面升级,色情美学提案上桌,这才是做小黄书的正确姿势

  60多年的无下限裸露之后,《花花公子》3月刊就算在办公室看都无伤大雅了。更确切地说,某种程度上还挺适合工作的。当然,这取决于你在哪里工作。无论如何,这本著名男性杂志上的写真,比以前可是羞涩多了。事实上,这期杂志甚至没用收缩膜包上,封面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冰铜纸,大小也比以往略大,呈现出一种艺术杂志的风范。看,《花花公子》如今真是特别想给读者带来毫无羞耻的阅读体验呢。这也是该杂志大幅改版,意图终结承袭了几十年的裸体女郎风的主要原因之一。

图1:《花花公子》新封面图1:《花花公子》新封面

  《花花公子》创意总监马克·刘易斯(Mac Lewis)说:“10月份改版声明放出的时候,我收到了很多短信和电子邮件。人们纷纷质问‘搞什么鬼?你们到底在做什么?脑子进水了么?’”这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自1953年创刊以来(该年也是玛丽莲·梦露在杂志首张中心插页上卖弄风情的年份),《花花公子》就一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裸体照片来源之一。至少,曾经是。然后,互联网时代来临,裸照什么的,纷纷唾手可得了。时至今日,赤裸胴体早已屡见不鲜。2012年,就在《花花公子》自己的页面上,著名音乐人约翰·梅尔(John Mayer)说得好:“感谢在线小黄书,没准儿哪天我起床之前先阅尽300女人私处的时候就到了呢。”或许,仅仅数年之后,《花花公子》首席执行官向《纽约时报》坦陈“裸露已成明日黄花”,是不可避免的事了。  换句话说,仅仅往杂志里塞进裸体照片是远远不够的。  从《C-Heads》、《Adult》等独立出版物的迅速流传折射出来的是,今天的成人受众对成人内容还多了些想象空间的期待。《Adult》创始人兼编辑萨拉·妮可·普里克特(Sarah Nicole Prickett)说:“我很讨厌那种非上即下的二元论,也就是要么玩脑子要么露下面的做法。比如说色情短信,我们都知道这些东西有多挑逗,连接性有多强,但这种连接性却很难在我身处的文化中有明显表现。”  普里克特这里说的“文化”,有部分指的是老派色情刊物,比如《阁楼》(Penthouse)、《皮条客》(Hustler),当然,还有《花花公子》。普里克特在2012年创办了《Adult》,作为对这些老派成人杂志的一剂良方。除照片之外,该杂志主打心情故事,描述微妙的,甚至颠覆性的、破坏性的现代性文学。显然,《Adult》的内容大部分由女性创建。《C-Heads》的情况与之类似,给成人杂志界吹入了一丝艺术气息。这些新杂志无论外观还是内容都更像是艺术杂志,把它们归入小黄书实在是强人所难,它们代表了一波褒奖良好设计的色情出版物的兴起。由两位女性设计师创办的瑞士杂志《Glory Hazel》,是另一个例子。其情色使命是:  “给这一审美上被忽略的视界带来感官上的创造力与创新感,轻松愉悦地发现其未知的潜力,创立一种性幻想的美学人道展示。”  是时候改变了  《花花公子》杂志的读者口味不是唯一一样改变了的东西。与其他很多纸媒类似,《花花公子》的利润近些年来持续下降。1972年销售高峰时,其11月刊售出了716万份的惊人成绩。到了2015年,《花花公子》的年流通量仅80万份。  于是,2014年,有趣的事情发生了。该年8月,编辑们再次启动了《花花公子》网站,打造得办公环境下也适合欣赏,从7月的400万,到12月的1600万,浏览量暴涨400%。同时,网站访客的平均年龄从47岁下降到了30.5岁。

图2:改版前最后一期《花花公子》封面
图2:改版前最后一期《花花公子》封面  若说网站重新设计是一个信号,那么《花花公子》大变革的时机已经到来——不单单作为一份杂志,而是作为一个品牌。在上周刚刚摆上报摊,呈现华丽大变身的《花花公子》里,女郎们看起来依然衣着清凉。但赤身裸体的景象消失了,至少,按Instangram的标准来看是没有了。袒胸露乳不再见,毫无遮掩的下体当然更看不到。女郎们被裸色紧身衣、T恤和床单包裹着。无可否认,这样显得更端庄贤淑了。  这仅仅是重设计的一个组成部分。《花花公子》的编辑团队自然可以在不推翻杂志其他部分的情况下轻松改换照片风格,但那就大错特错了。  不裸露策略释放出的是一个更为复杂高端的编辑方向,而这次重设计需要反映出这一点。  为此,《花花公子》抛弃了许多老准则。编辑们扔掉了过时的漫画、广告页,还有曾经列出模特女郎三围和喜爱颜色的插页数据表,甚至聘请了新的摄影师、插画师和写手。刘易斯说:“这是一次凤凰涅槃。最初,就是要打破固有常规,搞清楚我们重新开始的路线方法。随着改版进程延伸,你将开始看到我们想要的那种清新洁净之风。”  刘易斯和他的团队弄了10个版本的新布局备选方案,想挑出最简洁精致的那个。最终选定的布局将出现在3月刊上,其实是重现了古早《花花公子》的3栏模式,但又避免了曾经的那种10种不同字体大杂烩的凌乱感。标题和副标题采用同一种字体——刘易斯委托Okay Type特别定制的一种字体。这是对《花花公子》长久使用的文字商标的一种变形,3月刊封面上呈现出的是细窄的白色轮廓勾勒。  刘易斯认为,采用富表现力的字体,尤其是带有强烈品牌标识的字体,能更容易地保持布局其他部分的干净清爽。  色情的美学面  布局的洁净化有助于改善读者的阅读体验。  以色列莱斯利和苏珊贡达多学科大脑研究中心认知神经科学实验室主任摩西·巴尔(Moshe Bar)说:“当我看到新的《花花公子》,感觉眼前一亮。真是轻松愉悦~”神经美学这一新兴领域没有详细解释大脑是怎样处理审美和其他社会可塑认知的,但巴尔等研究人员的初步发现表明:人类大脑可能觉得曲面物体比较有吸引力,比如建筑、牙线罐、手表等等。他没参与调查人类大脑对布局设计的反应,但他研究了我们的思维对复杂性的响应。他说:“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当事物太简单,它就很无聊,但太复杂时,又很难让人乐在其中。其中的关键词就是‘混乱’(也就是《花花公子》决意摒除的东西)。我们知道,真正让人们烦躁的就是混乱。”只要命中简单和混乱之间的平衡点,设计师们就能帮助杂志最大化读者的良好阅读体验。  杂志的新字体也有助于提升公众接受度。  莎拉·辛迪曼是一位平面设计师,她进行了字体情感感知的实验。在看了《花花公子》的新字体后,她说,板块衬线字体通常让人感觉有一种男性特质,但在有很多留白的环境中,它有蕴涵着一种尊贵感。用细窄白色线条勾勒出杂志的文字标识,也使得3月刊看起来更高档了。  其他色情杂志,比如《Glory Hazel》、《Lui》等,也遵循类似的设计原则。(《Adult》的设计略有不同;设计师伯克利·普尔称:为了符合杂志的层次理念,她强烈反对编辑界广为采用的大片留白和所谓完美(通常也是乏味的)字体。不过,《Adult》杂志还是弄成了小清新的样式。)我遇到的人中,没人敢断言一个新版面就能引发身体上的性冲动——没有哪种字体有让男人勃起的功效,但这些设计元素能够引起接近性兴奋的反应,比如感到放松、感知到吸引力和挑逗。随着《花花公子》之类的杂志决定更睿智地展现肉体,你可以期待他们倚赖其他设计决策来传达成熟性感的气息。  但这并不是说女郎们就不再重要了。她们依然举足轻重。《花花公子》正尝试多维展现女郎们的魅力。  当然,她们依然是幻想对象,但只要《花花公子》正确呈现,幻想也可以是智慧的,或许甚至女性读者都能沉迷其中。这就意味着不仅仅是引入新字体和大片留白了;这意味着展现多种身体类型和美丽定义——过往数据显示《花花公子》在这一点上做得并不好。不过,极简布局是对达成这一目标的有力支持。新刊的大多数页面都只强调一张明亮清新的照片,规避了往期杂志的媚俗味,转向更具表达力的形式。在展现同一位模特的多幅照片的文章中,每幅照片的设置、风格、气氛都互不相同,并不单纯是从不同角度拍摄模特,还用上了气笔修片和打光。  是的,更艺术了,但也更现实了。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